【在大学工地的时光】作者tangtian6666   www.i34s.com   点击:加载中

赵姐听完,笑着说道:「你们小年轻啊,没对象一问原因,都这几句,就不能整点新鲜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陪着笑。


赵姐突然问道:「你说我今天漂亮,今天哪里漂亮?」


额,怎么跳到这了,我怎么说?直接说乳房又白又大?就这乳房漂亮?那绝对是脑残的回答。我想了想,不对,赵姐刚才话里说了两个今天,这什么意思?


都说工地上班要听话听音,我一琢磨有问题,就说到:「赵姐今天漂亮就漂亮在穿这件衣服,本来衣服没什么特色,不过赵姐你一穿上那感觉就不一样了,让人感觉这衣服好漂亮,其实都是赵姐衬托滴。」


我有点语无伦次,因为我真的不会夸人,扯犊子还行。


赵姐听后,甜甜的一笑,虽说赵姐不算美女,笑容不是倾国倾城,但那一瞬间我都有点失神了,难道说这是成熟女人的魅力?我不太会区分这个,为了不再丢人,说:「赵姐这一笑就更漂亮了,我看着学校里的大学生都没一个能赶上赵姐的,呵呵。」


「骗人,那些大学生都20岁左右,年轻又有活力,不正是你这样的小色鬼钟情的,你赵姐我都结婚5年了,明年就突破30大关了,哎。」


晕,我怎么又多了个小色鬼的称呼,看来赵姐比我还「不着调」,哪里看出我是小色鬼了,不会看穿我内心了吧,这也太快了啊,我也不在这上解释,免得越描越黑落实了。


于是我赶紧扯开话题:「真看不出来啊,赵姐你不说我都看不出来你快30了,跟二十三四似的。」


赵姐一听,又开心的笑了,「净哄人,说我二十三四岁,那不是比你还小,我还得管你叫哥哥?你个小不正经的。」


我听到哥哥两字,脑海里瞬间漂浮出无数网上看的黄色小说,只有把女人压在床上的时候,女人才会管比自己小的男人叫哥哥吧,我这什么心态,思想怎么飘那么远,更可耻的是我下面有了一点反应……处男真心伤不起啊!


这时赵姐从办公桌后面站起走了出来,来到我身前1米出,搞工程这点距离感还是有的,赵姐说:「你说我这身衣服好看,让你仔细看看。」说完,慢慢的转圈。


我感觉到我的弟弟可耻的硬了,坐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眼前的景象让我着迷——赵姐白色的连衣裙在我眼里好像不存在一样,不光上面领口开的低,下摆也不是很长,才到大腿的1/2处,我从下往上看,白色的高跟鞋,光滑的小腿,洁白的大腿,没有赘肉,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丰腴。


当赵姐转到背对我时,那下摆宽松的连衣裙好像都遮不住那丰满的翘臀,腰肢纤细,更加衬托了臀部的丰满,抬头,感觉到好像两座大山在像我压来(夸张夸张),那迷雾中漏出一角的浑圆洁白的乳房让我口水直流,嗯?我好像隐隐约约的看到赵姐的胸罩了,应该也是白色的,不然早透光了,看来赵姐的乳房很坚挺的样子,把胸罩的外形都印在衣服上了,那么赵姐的内裤怎么没一起印出来呢?


我无耻的想到,这要是也印出来该多好啊,看看赵姐喜欢什么样的内裤,嘿嘿,无限YY中。


赵姐转了一圈,俯下身子,跟我平视问道:「衣服那个部位更好看?」


这一俯身,赵姐的脸离我20公分处停住了,我眼睛顺着赵姐泛光的眼睛滑向小巧的耳朵,有耳洞,不知道为什么没带耳环什么的,玉颈的线条是那么完美,跟建筑造型完美曲线一样(⊙o⊙)…在下面,我的呼吸加重了,一对洁白硕大的乳房仿佛无遮无拦的在我眼前,好近好近,我感觉好像贴上了,一股玫瑰香飘进我的鼻子,我迷失了,好像伸舌头舔一下,就一黏,喉咙里有一丝丝的低吼,在我脑袋里炸响,鬼使神差的从嘴里冒出一句:「怎么看不到乳头?好像看看是什么样的啊。」


唰,乳房不见了,我一瞬间就清醒了,想起刚才的话,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下完了。


我偷看赵姐,赵姐的脸好像红了,气息也有点不稳,乳房随之上下欺负着,这下我更受不了了,小弟弟完全勃起了,顶在裤子里好难受,赵姐的眼光好像也发现了我裆部的变化,小脸更红了,说出的话也不连贯了,「我……我……我先回……回家了。」说完,转身拿起包包转身快步走出了资料室,我还坐在那里,我好想追出去解释下,不过实在站不起来……


夜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也不知道是天热还是怎么的,「呼……」嘴里喘着粗气,回想着今天看赵姐在我面前,就那么近,从上到下,每一处都在诱惑这我,「来,摸我,摸一下,想亲一下也行,来啊,来啊。」那玫瑰香水的味道刺激着我的味蕾,我的手着了魔似的钻进了内裤里,「啊,赵姐,让我看看乳头,我长这么大都没看到过,粉红色的,好大,跟小溜溜一样,舔起来应该很滑吧。」我意淫着,把看到过的各种女优的裸体都往赵姐身上按,幻想着赵姐裸体在身下诱惑这我,「啊……」明早又得换内裤了……


第二天,我看到赵姐,没敢上前说话,我怕赵姐煽我,我躲着赵姐跑到楼里指挥工人干活去了,闲着躲一天算一天,就这样一连过了一周,我感觉事情应该差不多过去了,毕竟赵姐也是结过婚的人,估计当听了个荤笑话也就忘了,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就在我这样想的第二天,还是傍晚,我独自在房间里躺着,工地的人都回家了,这边正好是春忙,工人都不在,各个管理人员没事也都放假回家了,就剩我一人看工地,挺无聊的。


这时,我的房间门被推开了,我抬头想看看谁来了,关键是我怕有偷东西的,工地就这样,总有偷材料的工人,虽说是大学里,外面闲杂人少,但还是会有混进来偷个仨瓜俩枣的。


这一台头不要紧,比小偷更让我害怕的是,进来的人是赵姐,我脑子一下子蒙了,不会吧啊,都过去一周多了,不就一句轻佻的话么,不至于追到房间来吧,好歹还有老乡的关系在啊。


不过我不敢放肆,毕竟上次是我不对,小声说道:「赵……赵姐,上次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说。」


「上次?上次你说什么了?」


这一问反倒把我问蒙了,难道赵姐不是为了上次的事来的?那又有什么事,这么晚还过来?


「赵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我看赵姐不提那事,我也就没不要脸的再提。


「想你这个小老乡来看看不行啊?就你一人守工地多寂寞啊!」


「唔唔唔、咂咂咂」嘴里发出的声响传进了赵姐的耳朵,加上乳房上的感觉,「啊……啊……啊……」呻吟声一声比一声高。


为了更好的品尝赵姐的乳房,我把赵姐抱了起来,很自然的走到了床边,轻轻的把赵姐放到床上,这过程嘴巴和舌头一丝都没离开那让我沉醉的乳房。


慢慢的赵姐开始摸我,头发、耳朵、脸颊,我不想让我的享受被别的事打断,双手抓着赵姐的手,四手相握聚过赵姐的头顶,压倒床上,不让其乱动,可能我的动作让赵姐不适,双手相挥动,动不了,就紧紧的抓着我的手。


我的舌头也没闲下,继续进攻者赵姐的乳房,从左边换到右边,从右边换到左边,玩的不亦乐乎,看来对于性这方面确实的无师自通啊,还学起了不知道几十年前看的A片,从舌头上往一粒乳头上滴下几滴口水,让其顺着乳房的曲线自然流淌,然后顺着流淌的曲线舔回到乳头上,将一点点的口水舔到乳尖上的小缝隙中,来回几次,乳尖在口水、光线折射下,其亮无比。


赵姐可能是受不了我这样的舔弄,大声的呻吟,可能又感觉哪里不对,又把声音压抑住了,我抬头看赵姐憋的好难受的样子,将嘴凑到赵姐的耳边说道:「赵姐我想听你呻吟,我想你的呻吟声夸赞我,我才知道我做的好不好,你舒不舒服,看看,赵姐你的乳尖好亮啊,任何男人看见了都会受不了吧。」


赵姐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乳房被我舔弄的样子后,嗔怪道:「哼,还说你不是小色鬼,这样会舔弄,有几个男人会像你这样,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个小姑娘才练出来的,呵呵。」说着自己还笑了。


我知道,这是赵姐在调侃我,我的舔弄绝对不是那么好,可能是环境加心情的刺激才让赵姐这么舒服吧。


「放开我的手,我想摸你的耳朵,软软的好舒服。」


「不,我要让你所有的注意力集中,我想让赵姐舒服,赵姐,你的呻吟真好听,大点声吧,放心,工地就咱俩,不会有别人。」


可能是扭不过我,赵姐也就顺从了。


继续舔弄了大概10分钟吧,期间赵姐的呻吟是我最大的鼓励,第一次舔弄女人的乳房就能让女人毫无顾忌的呻吟出来,应该算是女人对男人的认可吧,我是这么认为的。嘴巴有些累,我起身,俯视着赵姐,看着赵姐红扑扑的脸蛋,让我舔弄的发亮的乳房,心里莫名的成就感,老子终于尝到女人是什么滋味了(好像还不算……)


赵姐回味了一会儿,睁开眼看着我,从头上的汗珠看出我有点累,调侃道:「呵呵,光是这样就累了啊,你怎么这么虚?不会是总看黄色电影看的吧,呵呵。」


怒,哪个男人喜欢女人说自己虚,「是天太热了,嘴巴有点干,口水不够,赵姐你又没有奶水让我解解渴,不过好重的奶香味啊,奶水哪里去了呢?」


「讨厌,你姐我还没生过小孩呢,哪里来的奶水,就更别说什么奶香味了。」


不是奶香,那就是乳香了?原来女人的乳香这味道啊,没见过市面啊,对了,没生过小孩那不就是说赵姐的下面应该没有那么松弛?那插入的话会是什么感觉呢?我想哪里去了,赵姐肯让我尝乳房可能是恩赐了,我居然还想……不过不想不是男人嘛。


赵姐的眼睛很毒辣,像看穿我内心一样,毕竟在社会上闯的年头比我长,见过的人也比我多,我这点心思肯定不难猜,赵姐的嘴巴咬着我的耳朵道:「是不是还想看看赵姐生小孩的地方,看看赵姐又没有骗你说没生过小孩啊?或是想拿什么坏东西检查下……啊……」


这一声啊瞬间让我勃起了,就好像听到了女人高潮一样,因为期限自己一人在屋,就穿了见松垮的大裤衩,这小弟弟一有动作全露馅了,隔着裤子顶到了赵姐的小蛮腰上。


赵姐也感觉到了,一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我一哆嗦,然后本能的向后缩,有点不舒服,大裤衩加小内裤这一摩擦有点疼,赵姐手一紧,我不敢动了,赵姐双手慢慢的退下我的两层保护,在小弟弟那里还特意撑起来,没让裤衩在摩擦我的小兄弟。


当我的小弟弟完全暴露出来后,不自觉的想用手捂,不是害羞,已经这程度了,还害羞啥,主要是我的小弟弟有点短小,完全勃起时自己拿尺子量过12公分,如果我不是很胖的话,估计能有15公分,毕竟肚子大会隐藏一部分,维度也一般,全TMD是A片惹的货,上面呢那些男优我都怀疑是假的,哪来那么多大阴茎,草,


看A片就烦这点,有点小自卑啊。


赵姐轻轻的,用一只手握住我的小弟弟,没有动作,弄的我的小弟弟一跳一跳的,从来没这样爽过,自己的五姑娘握着跟这感觉差的远了去了,真想赵姐能这么一直握着。


「男人不光是靠又粗又大,不是有那木句话么——短小精悍,今天让赵姐给你找点自信心?」


赵姐的安慰起了点作用,我故意挺了挺腰,让藏起来的那几公分出来些。


「呵呵」赵姐轻笑道,接着翻开我的包皮,当看见我这个龟头时,惊讶的说道:「粉红色的,好嫩啊,你还真是处男啊,嗯,味道也是。」


我一听,更郁闷了,感情一直没相信过我是处男啊,等等,味道?


「赵姐,你闻过很多处男的阴茎?」我吃味的问道。


「哈哈哈」赵姐大笑起来,「你以为赵姐有吃童子鸡的癖好啊,虽说童子鸡大补,当谁知道,你当看武侠小说那,你的味道跟我老公的不同,没经过女人滋润的阴茎的味道一区分也区分出来了啊。」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受多了,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心态。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的这么快,一次算是很正常的老天,接着一周后就发展到这地步了,做爱的词汇在我脑袋里来回飘荡,有点不现实的感觉,直到一年之后工地完工,我才从其他闲言碎语中知道。


赵姐的老公也是搞工程的,经常外面应酬,喜欢留恋各大高级炮房,冷落赵姐很久了,对此赵姐也只能忍着,没办法,谁让老公强势呢,自己又什么都不会干,资料员的工作都是老公的面子,让自己不闲着。其实也就是让赵姐有事干,没时间去管她老公外面风流快活。之所以跟我上床,估计是有老乡的关系,人品好,算是社会的良好骚年(嘿嘿),再说,赵姐自己也需要发泄,于是,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恰当的任务、恰当的环境,成全了我从男生到男人的跨越。


「来,躺下,接下来让姐来教你,你都让姐舒服半天了,下面就都听姐姐的,姐保证让你体会做男人的乐趣。」说完冲我一个媚眼。


我一哥们告诉过我,以后有女朋友的话经常摸摸女友肚子,他说女人身上肚子是最柔软的,摸起来最爽的,我不知道每个人的爱好是否一样,不过我摸着确实挺舒服的,当然,那对乳房还有那两粒小葡萄肯定逃不掉我的魔掌了。


经我上下这么一番折腾,先是裙子已经完全没样了,不过没征得赵姐的同意我没擅自脱掉她的衣服,我想让赵姐当着我的面自己慢慢脱掉,我想体验下那种期待的诱惑。


我这时开始大口的吞噬着赵姐嘴里的口水,感觉比农夫山泉都甜,管他呢,刚才都把我子孙万代都吞了,我得捞点本回来不是?


本来赵姐被我这上下齐功就有点受不了了,嘴里呜呜声不断,鼻子喷出来的气息打在我的脸上,让我感觉到她肯定很舒服。


就在赵姐嘴里最后一点口水被我吞光时,一把推开了我,喘着粗气说道:「小坏蛋,要死啊,水都被你吃了,弄的我嘴巴干干的,这么热的天你想难受死我啊。」


看着我一脸的坏笑,赵姐明白了我是再报复她刚才有点嘲笑我,脸上露出了又气又恼,但更多的是娇羞,嘿嘿,爽一个字怎子了得啊!


赵姐慢慢的站起身,我知道,接下来将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时刻,我期待了很久的事情就要开始了。


赵姐转过身背对着我,拉下了后背的拉链,光滑的后背,洁白的晃的我的眼睛都快眯上了,当连衣裙完全褪下,掉在地上的时候,那两片丰满肥硕的臀部展现在了我眼前,真是奇怪,那么纤细的腰怎么又这么肥硕的屁股。


我一直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上去,好爽,捏起来就跟捏橡胶球一样,弹性十足,而更让我喷鼻血的是,赵姐穿的是丁字裤,只看见一条横在腰间,很细,我说刚才怎么没摸到内裤,而竖的那条则完全嵌在了两篇丰臀中间。


为了看清全貌,两只手全攀了上去,还是一片滑,再加上弹性十足都有点分不开那臀瓣了,慢慢的分开一点距离,隐约的看见了拿一根布条,还带点蕾丝边,这谁看的到啊,平时藏这么深,偷拍也不看你蕾丝啊,还没丰臀吸引眼球,我邪恶的想到。


我把赵姐拉向我,赵姐可沿着能知道我要干什么似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我伸出舌头从腰间那根布条舔下去,想沿着竖直的布条舔进那条深深的沟壑。


可太难了,两片肥臀好像要保护主人似的紧紧夹住,不让我的行为得逞,越是不得逞我越较劲,双手使劲揉搓着柔美的臀部,舌头使劲往里那条沟壑里深,手上传来的体温、弹性,让我爱不释手,舌头的触感以及鼻子闻到的味道,都让我欲罢不能。


赵姐笑着说道:「小色狼,你还真会捉弄啊,呵呵。」


又被嘲笑了,我一巴掌不清不重的打在了一片丰臀上,我终于看到真实的浪波了,臀浪啊,居然真的如此诱人,我连续不断的轻轻抽打在赵姐的肥美臀部上,一浪接着一浪,仿佛我要置身于雪白肉体的海洋里了。


「啊,小色狼,我不笑了,不笑了,嗯,别打了,嗯,受不了了,额。」


这就受不了了,怎么我听着生硬好像很享受似的,在调情?嘿嘿,成熟的女人就是好啊,让我这种小处男真的是幸福死了,我庆幸人生第一次能遇到赵姐这样的极品。


「不打也行,把屁股撅起来,让我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


赵姐很听话的撅起屁股来,这下分开臀肉就相对轻松了,我看了,丁字裤完全贴合在雪白的肉体上,一丛黑色的草淹没了一部分。


赵姐的阴毛好重啊,都说女人阴毛重性欲就强,真不知道赵姐这些年怎么忍的,手淫?嘿嘿,哪有男人的肉棒来的实惠,不过还好赵姐看起来不是随便的人,不然哪能轮到我这小处男?


我又把舌头凑过去,刚舔弄几下,当舌尖,滑向那菊花盛开的地方时,赵姐一下跳开了,「不要,嗯,等哪天我好好洗洗,洗洗,再……」


我呵呵的笑了,有机会就行啊,不急这一时。


我拉着赵姐转过身,当赵姐正面基本全裸的时候,我想我真的应该流鼻血了,丰满的乳房傲然挺立,雪白的肌肤,经过前面的一番激情显得有一丝红润,撒发着成熟女人的光泽,目光向下,看向那三角地带是,那一抹丁字裤完全遮挡不住迷人的春色,股间阴毛争相探出头来,顽皮地向面前的男人摇晃着,彰显着女人的寂寞与渴望。


我蹲了下去,双手绕道后面抓出臀瓣,用嘴咬住了丁字裤中间,两臂夹住浑圆的大腿,让他们靠的更紧一些,一点一点的向下褪着小内裤,当赵姐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事,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喜欢女人的阴部,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心里的呼唤?(⊙o⊙)…


那淫靡的气味钻进鼻子,直冲脑仁,我的呼吸加重了,迷恋上了这种味道,可能每个女人的味道都不同,不过赵姐的味道让我着迷,沐浴露的味道混杂着汗液的气味让我通过呼吸道全都吸进肺里,那些顽皮的阴毛也来捣怪,搔的我鼻子养养的,我还特意上下前后抽动了几下,让毛毛给我不同的刺激。


我这一抽动,可不得了了,「啊,嗯,啊,嗯」赵姐的呻吟声不停的变换着,我一看,可能是两腿间,缝隙太小,小内裤绕过沟壑后面的带子应该是摩擦到了那诱人的菊花,原来赵姐的菊花这么敏感啊,嘿嘿,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蹂躏蹂躏,让赵姐臣服,叫她敢小瞧我是处男,哼哼,可算让我好到弱点了。


玩了会儿,感觉差不多了,赶紧把丁字裤褪掉,关键是我感觉的自己的小弟弟有了一点反应,这是大事啊,得重点对待。


我把赵姐放躺在床上,看着这具完美的娇躯呈现在眼下,兴奋之余,有点茫然,好像忘了点什么,啊,是万恶的套子……虽说赵姐要把我渡成男人,可眼看做爱在即,我这处男身又控制不住,玩意射里面怀孕了怎么办,这是最头疼的,也是我最怕的。


赵姐奇怪的看着我,我看着赵姐,说着话都有点带着哭腔了:「赵姐,我,我,我没安全套。」


赵姐一愣,「呵呵,好弟弟,来,带套子感觉不一样的,姐姐要让你成为男人,怎么还能让你带套子呢,姐姐是干净的,你放心,如果射精就射里面,姐姐要你的精液充满姐姐的阴道,回去我吃药就行了。」


听着赵姐的话,我哪里还估计那么多,提着多重刺激下已经重新昂首的肉棒叉向了那我期待已久的肉洞,噗兹,插偏了,太心急了,再来,噗兹,又插偏了,仔细一看原来赵姐的密林深处,那桃花盛开的肉洞以流出大量的淫水。


「别勉强自己,别着急,悠着点,姐姐今晚都是你的,嗯……」


随着我大力的挺动一下,赵姐知道我没开玩笑,刚才我是真的没射,说不惊奇是假的,看着我心想:小处男可以啊,还有这手,真没看出来。


「想,我想要一晚上的高潮。」赵姐用极其骚媚的声音说着,字字都侵入我的骨缝,全身都酥遍了。


「帮刚才最后那句话重复一遍。」


哪句?一下吧赵姐问愣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是先前为了求我插进去说的自己感觉极其淫荡又有些不要的话,扭捏了半天,才开口道:「小老公,操我,我的肉穴好痒。」


妻子大人相求岂敢不从,纵使鞠躬尽瘁,也要缴纳公粮。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真紧啊,我问赵姐不会是处女吧,「去你的,姐姐是有快一年半没做了,」于是乎我一边抽插着,一边和赵姐聊天,为了分散注意力嘛。


赵姐可就爽了,一边享受着两年来没有尝过的肉棒滋味,一边要回答我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还得是稀奇古怪的回答,不然我就不抽插了,一边还要应我的要求说不同的淫荡的话语,至此,赵姐在我面前放下了所有的尊严,俨然是以为我尊的小媳妇,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有种如梦境般的感觉,但又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经过8分多钟吧大概,我也没看时间,也没时间去看,就以经常打飞机一次的时间减半估算了下,我感觉又快又射精的感觉了,我急促的呼吸打在赵姐的脸上,她也发现了我的变化,「我也马上高潮了,插我,用力插我,我亲爱的小老公,插死我。」


说完,就和我接吻起来,双臂死死的缠住我的脖子,让我有种快窒息的感觉,下身的肉棒又的不断挺动,不过这难不倒我,双手微撑着床,给下身流出冲刺的空间,感觉到,肉洞里水流又开始增多,四周的嫩肉有规则地运动者,越来越近。赵姐开始发威了,少妇果然不同凡响啊,要是刚才一开是就用这招,我恐怕还坚持不了这十来分钟。


肉洞夹得我爽,我一下一下,借着点自由落体的感觉用力的砸进肉洞里,让赵姐又爽的不行,从她用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配合着我,好像我越有力越好,加上我俩有点窒息式的法国式湿吻,我射精了,这次我没忍,想忍也跟本就忍不住了,一泄如注的感觉让我也仿佛置身于云端一样,当我的精液喷洒进赵姐的子宫里的时候,赵姐用更猛烈的喷潮,回应了我,我俩都迷失了,那一刻灵魂都出窍了。


过了很久很久,唇分,都重重的吐了口气,接着大口呼吸新鲜的氧气。


「赵姐,刚才你可真是要把我往死里弄啊。」


「哼哼,知道厉害了吧,小色狼,就凭你小处男的本事还敢跟我抖,哦,呵呵,忘了你已经不是处男了,你被姐姐我夺了贞操哦,呵呵。」


赵姐笑的好开心,我也跟着笑,管它呢,有了这难忘的开始,我加紧练习,不信在技术不彻底征服这个让我爱到骨子里的女人,恐怕这就是初恋的感觉吧,自己的第一次是这么的难忘,我就把它当成我的初恋了。


抚摸着赵姐两次高潮后迷人的胴体,聊着情话,我发现生活原来如此惬意。


那一夜很疯狂,赵姐不停的索取,我不停的应战,最后实在不行了,赵姐陪着我说话一直到我俩沉沉的睡着。


我在A片里学的各种手段变着花样的使出来,虽然不尽善尽美,但也让我俩高潮迭起,赵姐还教会我很多没见过的,最终的结果就是导致我俩一直睡到第二天傍晚。


在我们肚子咕咕叫的时候,知道必须起来去补充点能量了,可当我想下床时双腿却一点力气都没了,昨晚太疯狂了,初经人事的我实在经不起折腾,看来有必要加强身体锻炼了。


这时赵姐心疼了,「我亲爱的小老公,对不起啊,明知道你是第一次还不停的要,累坏了了吧,来,我给你按摩按摩。」


看着赵姐温柔的目光,手上传来温柔的感觉,我发觉了赵姐柔情的一面,这么好的女人,TMD她老公就是王八蛋,不过她老公不是王八蛋,我又怎么可能得到这么完美的女人呢,嘿嘿,想到此,不有的又笑出声来。


赵姐看我坏笑,就说我没想啥思想纯洁的好东西,不过就是嗔怪的瞪了我一眼,继续帮我按摩。


虽弱女人在做爱方面比男人回复的快,但赵姐好歹也两年来没做过了,昨晚同样卖力的取悦我,我不由得心疼到,「好了,乖老婆,我有力气了,走吃饭去,我还能背着你呢,就像猪八戒背媳妇,呵呵。」


我勉强的活动了下,凑合,其实完全是心里支撑,站了起来,赵姐赶紧扶住我,对我刚才的称呼甜甜的一笑,没反对,有门,最起码赵姐现在有8成的心都属于我了,O(∩_∩)O哈哈~.


我俩就这样互相扶着出去吃了顿饭,学校里的大学男女看着我俩,有莫名其妙的,有过来人经验丰富的,看明白了,我看出来他们中一些人羡慕的目光,靠,你们丫一帮小屁孩行么,哥们有个能让我搞的彻底虚脱的女人,哈哈。


赵姐一直就是乖老婆的状态,依偎着我一路。


饭后回到我那住处,虽然我还想,但真有心无力,赵姐也制止了我的坏想法,只让我抱着她诱人犯罪的裸体,和我说这贴心的话。


夜,是那么的美好,月光透过窗户撒到地上,是那么的柔和,我拥着我亲爱的乖老婆软软的,香香的身体,渐入梦乡。


在工地人员收假回来之前,我们又疯狂了两天,尝试了各种能尝试的新花样,地点:工地楼里、总经理办公室、院子里、大学的草坪,有一次最刺激,后半夜借着月光,跑到了学生公寓楼地下做了两次,男寝一次,女寝一次,那种刺激比一般的野战要爽多了。


我俩编织着各种性幻想,比如在男寝,赵姐感觉四周全是男身看着她和我做爱,兴奋道了极点,淫荡的小穴夹得我没多久就射了;在女寝楼下,我就幻想着四周全是女生看着我俩,我自然得体现男人一些,赵姐也极力的配合我,说着各种淫荡的话。


期间一次呻吟的声音太大了,可能惊动了一个起夜的女人,那女生还真有才,开窗户往外看,不过她看不到我俩,我们到是能看见她,看不清楚长相,不过这女学生倒是很有才,有裸睡的习惯,娇小的乳房月光下映衬的格外夺目。


彼此间3米多,我抱着赵姐用后入式大力的抽插着,赵姐不敢大声呻吟而来,用手堵住嘴巴不让自己出生,我一看这可不行,心想看见了怕啥,于是拉来了赵姐堵住嘴巴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冲击着,肉体激烈的碰撞声绝对能传到那女学生的耳朵里,而我死死盯着女学生的乳房,把他当成我的一个性幻想对象,就好像一起操俩人一样。


那女学生可能是睡傻了,这么寂静的夜晚,这么激烈的肉体碰撞,还有赵姐那没法堵住的嘴里传来淫荡的叫床声,四处乱看了会,转身回屋睡觉了,我突然发现,她背后好像有什么图案,像是个蝴蝶还是什么的,靠近后腰,心想这估计也是个淫荡女啊,于是忍不住了,急速的抽插了两下就一泄如注,将精华全给我赵姐。


伴随着我的低吼,赵姐也抑制不住的喊了一声,我看那房间又一动,估计是把那女学生给弄精神了,我抱起赵姐就急速奔回自己的房间。


到了后才一阵乏力,赵姐一边抚摸着我的蛋蛋,一边吞吐清理我的肉棒一天调侃道:「呦,我的小色狼老公,跑这么快干啥啊,没准那女学生看见你这么神勇,要跟你来个ONS呢,放心,我不吃醋,还会帮你一起欺负她呢,嘻嘻。」


我双手揉捏着那对让我爱不释手的乳房,「有我的乖老婆就够了,就你一个都能把我榨干了,我没心思去找其它人,只有你最了解我,最心疼我,对我最温柔,其它女的我一概不要。」


听了我的话,赵姐没说什么,只是更卖力的吞吐我的肉棒,置身从那不自然颤抖的双肩,我知道,赵姐的心已经完全属于我了,虽然她的人不能一直陪在我身边。


在这之后的一年里,只要有点空闲,我们就像偷情一样,每次都充满了新鲜感。


偶然的一次,赵姐在我的电脑里发现了我存放的A片,全是丝袜主题,心里起了一点涟漪。


第二天晚上,赵姐拉我到她住的房子,我的天,这么大胆,我还没思想准备,赵姐告诉我她老公出差了,几天内回不来,然后转身回到卧室。


大概十分钟后重新出来了,我定住了,一身黑色的情趣内衣,配上黑色丝袜,我不知道,赵姐是怎么知道我的爱好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今晚要操死这个迷人的小妖精。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赵姐慵懒的躺在我怀里,娇嗔道:「小色狼老公,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每次都好像要弄死人家一样,一点也不怜惜你姐姐我,哼。」


我赶紧说道:「是我的老婆大人太迷人了,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啊,你不会不知道自己是多么魅力吧,我恨不得把你吃掉,呵呵。」


赵姐甜甜的笑着,四肢死死的缠着我,好像真要融进我的身体似的。


丝袜,角色扮演成了我们接下来的每次做爱,彼此间都乐此不疲。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和赵姐不是真的夫妻,却过了一年比夫妻还夫妻的生活,一年后她去了另一个城市,她老公在那里接了个大工程,叫她也过去帮忙了。


临行的前一晚,我们彼此相拥,没有一句话,因为我们知道彼此之间要说什么,心灵的沟通比任何言语都要管用,就那么的静静的躺了一夜。


第二天我送她上飞机,知道她的身影消失在云层中间的时候,我感觉她还跟我手牵手的站在一起,看着天空的云彩,因为她的心永远在我这儿。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