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公的引诱下我偷情了      点击:加载中

我叫梦美,今年36岁,性格开朗,在一家国企上班,和老公也算是恩恩爱爱
的,一个8岁的女儿给我们带来不少欢乐。一家人生活得挺幸福的。
  可不知为什么,近来我发现老公有些变化,主要是在做爱的时候总在有意无
意的说一些粗话,似乎这些粗话能引起他更强的性欲和快感,更有甚者,他居然
好像还希望我找别的男人。对于我这个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过的女子难以接受,
不过话说回来,我并不是从来没有幻想过跟老公之外的男人一起做爱。
  一天夜里,一阵酥麻的感觉从乳头处传了过来。老公在我睡着了时在吮吸我
的乳头,一会儿用舌头轻触,一会儿用嘴唇吮吸,我说了声:老公,我要睡觉。
可老公根本不理会,而是慢慢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去,从胸到肚脐、到小腹一
路舔过去,肌肤被触及的感觉一阵阵传递到我的大脑,我闭着眼睛,感觉到下体
开始分泌淫液,下体的骚痒感越来越强,可老公的舌头到小腹后,又开始往上,
最后还是停留在我的胸前,一边用嘴吮吸着,一边用手轻拢慢捏的侵放着我另一
个乳头。可每次老公向下舔抚的时候,我很期待着他继续向下,直到我的阴部,
可总是失望,越是失望越是想要,我开始把老公的手往下体下拉。「老婆,你流
了好多水啊!」老公说道:「老婆,要不你闭着眼睛想象一下,现在不是我在和
你做爱,你想象一下是别人在舔你、摸你。」,「我才不要呢」,我一边说着,
一边脑子突然出现了我的一个同事的身影。「梦美,你流了好多水,想不想被日
啊?」老公的声间突然传来:「我这会不是你老公哦,你把我想象成别人」。身
体上的酥麻感似乎在迷离我的意识,在老公的引导下,那同事的身影再次浮现出
来,看着老公头部俯在我和阴部,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阴蒂,全身一阵抖颤。
「天啊!我怎么在这时想到我的同事,难道我真的想让这个同事日我吗?」也没
时间多想了,一种强烈的想被日的感觉已经让我意乱情迷,我开始叫着:「老公,
我要……,快点,我受不了……」,「不要叫我老公哦,这会我是别人。」老公
不由我说什么。「快点……我要……」,我开始喘着粗气,在黑暗中把手摸向老
公的鸡巴,要把他拉上来。「梦美,想不想被日!」老公开始学着别人了,他已
经不叫我老婆了,而是叫我名字。「想……我想要……」「那你把我当成什么人
了?」老公追问着:「你把我当你的情人,我就开始日你的逼」。「好!你是的
情人,快上来。」我开始哀求着。「你情人是谁?是不是你同事?」老公居然直
接这么问我,我脑子一热:「嗯,是我同事!你快点……」。老公听着,终于满
意了,翻身上马,一根坚硬的大鸡巴猛烈的插入我的下体……

  事后,老公居然还问我,想着被你同事日逼,感觉会不会不一样啊?我矢口
否认并说他变态,想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日,可是说实在的,那种感觉确实不一
样,多了一份兴奋和刺激。

  第二天上班时,看到那位同事,我顿时觉得不自在。我同事叫小强,他平时
对我挺好的,帮着一些小忙,倒水、打饭什么的都会去做,我心里是明白的,他
对我的意思是明显的,只不过我不能接受,所以他也就只好一如既往与我保持着
这种关系。可今天整个上班过程中,我脑子都浮现出昨晚的情景。「我是怎么啦?」
我不由的问自己。想着想着,明显感觉到下体的反应。「都怪变态老公!」想到
老公,我不由得再次对他这种奇怪的癖好产生怀疑和好奇。

  再一次与老公做爱的时候,我直接说「你一点都在乎我,居然还想让我跟别
的男人上床。」没想到老公居然说:「我不是不在乎你,恰恰相反,因我很爱你,
才希望你不要被道德感束缚对性的享受。如果你从来没有对别的男人有过性幻想
的话,那也就算了,但如果你有过,而且你愿意的话,那不妨踩住青春的小尾巴,
重新试试被男人疼爱的感觉。」他的一翻话,让我不知如何应对,我无法否认我
没有过幻想,甚至在有些夜晚,我也曾好奇,如果换个男人会是什么感觉。「我
知道你很难接受,因为女人总是把性和爱联系在一起的。」老公接着说:「只是
爱你,但我并不认为你就是我的私有财产,只要双方感觉不错,有性关系并不意
味就是相爱吧。性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只是我们传统上一直这么束缚着。」

  那晚虽然我们没有做爱,但就性和爱展开了一些讨论,我没想到这里头还有
这么多说道,虽然我不能完全同意老公的看法,但我同时也觉得有些还是有道理
的。特别是老公对于古代女子缠足的看法:

  在古代女子要缠足,在现在看来那是一种压抑人性的变态的做法,但是在当
时却是人人认可,并且你不这么做反而被指责的一件事,而当时小脚所传递的性
意识不亚于现在对女人胸部所传递的性意识,当时的男人们对一双三寸金莲的追
求就如同现在对丰胸的追求,而女人们如果暴露了双足,那就是不道德的、羞耻
的事。就算当时的女人们也觉得缠足是天经地义的事,就如同现在女人出轨是一
件大逆不道的事,但随着时代的进步,女人出轨会不会也产生变化呢?中国在1983
年严打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女人因为跟3 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被判了死刑,当
时她说「现在你们这么看,20年后你们就不会这么看了。」还真不幸被她言中,
现在别说跟3 个男人发生关系,就是跟30个也不至于是死刑,甚至现在连犯罪都
说不上。

  天啊,老公居然还一套一套的,我也说不过他,但在自己的思想上也有一点
动摇,确实女人出了轨也并不是一件多大的事,特别如果老公都不那么看中,剩
下的问题就是女人自己的了。不过我还是觉得老公不在乎我。

  接下来的日子也都相安无事的,只是现在小强同事对我的殷情,我并不十分
排斥,甚至多了一份享受。有时想想老公可能会默许,我也多了一份庆幸。以前
小强提出请我吃饭,我总是带着戒心,现在反倒自然多了。小强似乎也感觉到我
的这一点点变化,比以前更加殷情了,仿佛让我回到谈恋爱时的那种感觉,被宠
被呵护。或许这就是老公所说的踩住青春的小尾巴吧。有时回到家里,时不时的
跟老公说小强今天又怎么怎么的,老公倒也大方,只是回应着,那你就享受一下
呗,只是别让把你上了。我回应道说,你不是希望这样吗?老公也不置可否。就
在老公的纵容下,我真的开始享受谈恋爱的感觉了,与小强约会的时间也多了,
但还是尽量瞒着老公,也不失时机的刺探着老公的态度。

  2012年情人节那天,刚好老公出差在外,晚上小强主动约我外出,我隐约感
到今天可能要发生点什么事情,但又有点渴望。出门前,我给老公打了一个电话,
聊了几句后,我说:「今天小强约我出去,你吃不吃醋啊?」

  「今天情人节约你啊?乘我不在家,你们想干什么?」

  我说:「没干什么啊?他请我吃饭。」

  「吃饭没问题啊,刚好我不在家,让他和我照顾你一下。」

  「你真不吃醋,万一他和我……」

  「没事的,我相信你,我这么爱你,你也这么爱我。我绝对相信你」老公这
一句不置可否,没有反对,反而在鼓励我一般。

  「那我真去了」我追着说。

  「去吧,早点回来就是,吃过饭后,我再给你电话。注意安全。」

  电话挂断后,我有点激动地出门了,小强请我到了餐厅,还送上一束玫瑰花
说道:「梦美,情人节快乐!」

  我心头一阵慌乱,说了声「谢谢!」

  吃饭期间,小强旁敲侧击的打听着我老公今天确实不在家,吃过饭之后,他
又约我到江边走走,一路上一对对情侣走过,我仿佛真得回到谈恋爱期间,心中
暖暖的。路上小强终于鼓足勇气的说:「梦美,其实我一直很喜欢。」我听着,
不知该说什么好,小心脏仍跟青涩时代一样乱撞。「你不可以喜欢我的,我结婚
的啊,孩子都6 岁了。」我本能的反对着。小强继续说:「对不起,但我就是喜
欢你,没办法!」我是即紧张又兴奋,很多年没人跟我这么表白了,与老公的爱
情很大成分变为了亲情,小强让我重回青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还要感谢他
的。

  小强把我往家送,到家楼下时,我内心纠结着,要不要让他上楼,如果上楼,
那今天就危险了。可小强却主动说:「我能不能去你家喝杯水?」既然小强这么
说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到家坐下后,我给小强倒了杯水,期间两人四目一相投,那个尴尬让我不知
所措,只能与他并坐下来,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播着一对情侣激情相吻的镜头,
我脸一阵红,看了小强一眼,他也正看着我,同时他也看我的不自在,说了声:
「你今天特别漂亮!」我听着心都要蹦到嗓子眼了,不知说什么。小强突然拥过
了我,我一阵挣扎,却越挣扎,小强越用力,突然他的嘴唇凑到我的嘴唇上,一
阵火热,被他强吻了几秒后,我也就失去了反抗,嘴里头仍叫着「不要」,可却
被小强压倒在沙发上,我的大腿上明显感到他业已硬起来的大鸡巴,他的手开始
在我胸部揉捏,紧张、刺激、兴奋开始让我喘着粗气,不自主的开始迎合着他送
过来的舌头,胸部传的酥麻比被老公揉捏时更加强烈,不知不觉,我的内衣已被
小强解开,他捏着我的乳头,时重时轻的,小强不失时机的把我的手往他的鸡巴
上拉,我摸到了一根不是我老公的鸡巴,长短精细所有不同,但一样的坚硬。就
这样,我开始欲火浑身,下体分泌的感觉十分明显。

  突然,小强起身,把我往床上抱,放下我之后,开始脱去我的衣服,我害怕
得很,但已十分期待着什么,当他正要退出的内裤时,出于害羞,我紧紧的拉住,
我知道这被他脱下之后,他将看到已是爱液横流的阴部,嘴里说着:「不要,我
们不可以这样。」可小强根本不理会,而是先行将自己的衣服脱掉,我闭着眼,
突然,他的手指伸到我的阴部,然后说:「你下面都湿透了!」我一阵害臊。
「亲爱的,让我好好爱你一下!」小强温柔的说道,被他这一阵侵犯,我求欢的
渴望十分强烈,但羞耻感让我不敢求他日我,不争气的小骚逼却一个劲的往外流
淫水,终于被小强脱下我身上最后一张布,小强将我的手拉向我自己的阴部说:
「你看,都湿成这样子了,床单都湿了,你的水真多!」我自己也摸到阴户上的
毛都是湿漉漉的,我的毛本来就来,现在这场面,让我不敢想象。我开始不由的
把小强往身拉,小强也急不可奈的爬了上来,大鸡巴毫不费力的就直接插了进去,
刚才空空的阴道,顿时被塞了,一阵满足感,小强努力着一进一出,我开始呻吟
不断,「梦美,你真淫荡啊!我喜欢死你了。」小强边操着边说,我什么也顾不
上,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让一根大鸡巴不断的填塞我的阴道。「我要日你的骚
逼!你喜不喜欢让我日你的逼?」小强也兴奋的问着。「喜欢!快点……」小强
突然间停了下来,把鸡巴拔了出来,我突然像失了什么宝贝心爱的东西一样,叫
道:「不要……不要……」,转身小强把我的双脚抬到了他的双肩上,我整个阴
部在他面前暴露无遗,本身的害羞,让我双手捂住下体,可小强把我手一分,狠
狠的将他的鸡巴一插到底,我只能大叫一声,这动作、这姿势,天啊,居然是我
最兴奋的姿势,小强怎么知道的,听着下身啧啧水声,高潮时的那种快感迅速传
遍了我的全身,比被老公日的时候还得更快、更强烈。难道我真的更希望被老公
之外的男人日?

  小强明显感受到我高潮的到来,他很技巧的慢了下来,似乎要让我把这种感
觉传到全身的每个角落。他开始侧过身子,让我侧起身,他从背后抱着我,一只
穿过我的脖子,正好揉捏我的胸部,别一只手很自然的放到了我的阴蒂上,大鸡
巴则从后面直接插入我水淋淋的逼里,乳头、阴蒂、阴道就这样被同时的刺激着,
小强的嘴贴着我的耳朵问道:「爽不爽?」我没回答,他接着说:「被我日逼爽,
还是被你老公日得爽?」我依然不回答,只顾享受着三处传到大脑的快感。小强
又开始时快时慢的抽插着,「梦美,喜不喜欢我?」小强还在问,「喜欢!」我
不由自主的答着。小强听到这个鼓励之声,加速了抽插,我只顾得上呻吟,这种
体位所带来的感觉也完全不同,很快,小强也把持不住,喘气声越来越重,我知
道他要射了,开始叫道:「不要射里面……不要……」,可小强根本不理会,手
指加快了揉我的阴蒂,抽插速度加快,他口里还不断的说着些淫言浪语,就在他
射精的那一瞬间,我也再次高潮,他射过之后,大鸡巴仍不舍得拔出……

  那天晚上,我终于被老公之外的男人日了,而且高潮了两次,不能不说这种
偷人的感觉真得跟老公做爱是不一样,紧张伴着兴奋,羞耻伴着刺激。这种感觉
正如网上说那样:从老公那儿永远不可能获得的,因为我们在心理上已经承认了
跟老公做爱是正常的,符合人伦的,所以没有任何的负罪感和道德感,可是跟老
公之外的男人做爱,因为了这些感觉,但又被突破了,所以精神上的刺激带着肉
体上的刺激,并且加剧这种刺激。

  但经过小强那一夜的折腾,我心里始终有一种害怕,这种害怕来自于老公,
因为不知道老公最后会怎样对待我。所以当老公后问及情人节晚上的事情,我只
能说吃过饭、散了步就回家了。

 

评论加载中..